• 恒峰娱乐首页
  • 产品展示
  • 荣誉资质
  • 技术交流
  • 在线看厂
  • 销售网络
  • 人力资源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人力资源

    追记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田渊

    时间:2019-02-04 17:17:21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    人力资源6大模块英语人力资源2级考试内容

      2018年5月10日,巴中市中医院,虚弱的田渊躺在病床上,望着窗外的眼神满是不舍——和病房一墙之隔的便是人社局办公楼,那是他工作多年的地方,那里有他的战友,有他的事业,有他的梦想……他呢喃着:“要是能回去工作,该多好啊!”

      然而,他却永远回不去了。2018年5月30日22时42分,他闭上了那双充满渴望与期待的眼睛,依依不舍地走完55岁的人生旅程。病重期间,田渊用“一个60后带着执著与思考回归”总结自己的一生。他的一生,执念于工作,不断思考探寻事业的意义,他用执著的追求兑现了一名员不忘初心的铮铮誓言。

      推开人社局407号办公室的门,屋里的氛围伤感、凝重。这里,曾是田渊一天中最为忙碌的地方,也曾是同事们工作之余最愿意“扎堆”的地方。而今,这个曾经最有人气、最能传递正能量的地方,却成了最悲伤、最容易勾起同事们沉痛回忆的地方。

      办公桌前,一大盆绿萝没有了往日的葱茏翠绿,枯萎的叶片散落一地。办公桌上的文件、书籍依旧是主人在时的模样。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常用政策法规选编》《四川省人事考试制度选编》《FLASHMX实例与操作》等书籍还整齐摆放在随手可取的桌角,桌上的台历停留在他离开办公室外出就医的日子。

      局工委主任贺红梅不会忘记,在她任公务员管理二科科长时,是田渊教她及时掌握公务员笔试成绩+面试成绩按职位汇总排名的方法,极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

      考试中心副主任徐红不会忘记,是田渊从严审核人事考试方案,校核各类数据,帮助化解潜在风险,牵头人事考试数十年安全无事故。

      主任科员蒲英不会忘记,是田渊亲自编写公务员初任培训的方案要素、侧重内容、组织方式、评价体系等,逐字斟酌、亲自主讲、以身示范,让受培训的学员无不投以钦佩的目光。

      办公室主任王波不会忘记,是田渊在图纸上手绘人社局门户网站的页面布局,从最基础的编程一点点学习,一次次逐渐完善,熬了几个通宵完成了门户网站最新网页的设计改造。

    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几乎所有人都曾受到过田渊的悉心指导或指教。而今,他带着满腹经纶、带着对同事们的关爱,无声无息地走了,同事们再也听不到他滔滔不绝的“唠叨”,再也无法向他请教。

      田渊常说:“对党忠诚,关键是要忠于党和人民的事业,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是最大的忠诚。”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    被同事们称作“工作狂”的田渊,下班回家常常需要同事提醒,而“你们先走,我把这点事整完就走”是他听到“提醒”后回答最多的一句“口头禅”。

      田渊对工作的追求近乎完美,以极其严格严谨、举轻若重、精益求精的工作作风,努力把每一项工作做到极致。很多同事至今还珍藏着他亲手修改过的文稿,上面很少只是画个圈、签个名了事的情况,基本上都有他工工整整修改、补充的笔迹。

      同事们都知道,他的办公桌上时刻放着一把尺子,那是他用来测量公文排版的常用工具。有好几次,同事们给他送文件去,他一看觉得不对劲,便用尺子一量,果真有问题,立马打回去重印。

      他的一丝不苟、尽善尽美,同样体现在规规矩矩的办公室、体现在严严整整的行李箱里。翻开田渊的笔记本,字迹工整漂亮,分别用黑笔和红笔标注,有时还有铅笔记录,画一个侧栏,层次、要点都标了出来,就像老师的教案。

      面对病魔田渊无所畏惧,始终牵挂着最热爱的工作。“肚子痛得受不了的时候,他就抵在茶几的边角上,蜷着身子办公。”徐红回忆说,“就算是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,但田局长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永远都是很精神的样子,走路腰挺得直直的,说线日,田渊陪同省上领导到南江县小河职中检查职业技能培训基地建设时,感到腹部阵阵作痛,大家都劝他马上回去看一下医生,但他却说“这点小痛能够忍受,等检查完了再回去看”,硬是检查结束才回家,第二天又早早来到办公室。

      10月18日,田渊被检查出患有肝癌病状,医生要求他抓紧时间去华西医院再做检查,以便确诊治疗。就在外出治疗前,他将手中尚未做完的工作一件件罗列出来。10月19日,局长张登宪前去探望、送行时,他如数家珍般一件一件汇报近期要做的重点工作。“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过几天就可以回单位上班。”他说。

      住院治疗期间,田渊仍然牵挂着工作,牵挂着人社系统刚刚提出的“三位一体就业扶贫”示范点建设,多次向局党组表达想尽快回单位上班的意愿。

      “他实在太累了,工作起来不要命。”提起田渊,同事们众口一词。他总是这样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工作着、忙碌着、快乐着,但终因积劳成疾,透支了身体,过早地走完了他人生奋斗的旅程。他是用行动在践行“一心为公、敬业奉献”的公仆情怀,是用生命在书写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的人生华章。

      少年时代,田渊和许许多多同龄人一样,经历了苦难生活的煎熬和考验,但他始终保持着乐观主义精神,刻苦学习,16岁便考上了绵阳农业专科学校农学专业。

      参加工作以后,他虚怀若谷,精益求精,敢于担当,常以勤自勉、以钻自强,无论在哪个工作岗位,干哪项工作,从不拈轻怕重、推诿耍滑,总是一心扑在工作和事业上,服从大局,服从安排,干一行、爱一行、钻一行、精一行,多次被评为省、市级优秀员、先进工作者。

      他的学识就如他的名字一样,渊源博大。在市委组织部、人事局、人社局工作期间,他收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干部人事政策5万余份,整理归档,烂熟于心,被人称为组织人事政策的“活字典”、人社业务的“百科全书”。

      无论分管哪项工作、参加哪次工作会议、作出的哪一个重大决定,他都详细梳理要点、收存归类、形成专档,熟记于脑,烙印于心,应用自如。局党组会、局长办公会上,大家最爱听他发表意见,因为他善于运用政策法规分析问题、研究情况,结合实际提出建议性意见,为确保科学决策、依法决策提供了权威依据,被大家尊称为“田博士”“百度先生”。

      田渊爱学习、爱钻研。虽然是学农业出身,但在电脑信息技术应用上,田渊却“玩得很溜”,就连局里专业的电脑程序员都比不上他。

      田渊经常给同事们讲:“没有掌握到科技的信息化,就不能提高工作的高效性。”几年来,他几乎每年都举办专题培训班,为干部职工讲授最新信息技术,指引大家运用信息技术和现代化手段办公。在人社局的网站上,还保留着他制作的计算机应用培训课件。

      日常工作中,田渊总是亲力亲为,以身作则,率先垂范,既是指挥员,又是战斗员,经常和同事们一起加班加点,一起商量研讨工作。有人曾批评他说:“你既当分管领导,又当科长,还当办事员,是自己把自己整得太累了。”但他理直气壮,“如果领导干部只安排工作、不靠前指挥带动,那不成了‘甩手掌柜’”“领导干部要事事冲在前、处处走在前,才能发挥好示范带头作用”。

      正是在他的带头带动下,他分管的公务员管理、人事考试、职称评聘、信息化建设等工作才全面步入了规范化运行轨道,少了很多信访投诉和涉稳隐患。他常说,“领导就是责任,责任就要担当。”无论大事难事,他总是事不避难,勇克时坚。

      公招面试工作,是选人用人的关键环节,是人事考试中最容易“打人情分、关系分、感情分”的领域,也是社会质疑声音较多、网络舆情较多的领域。为加快构建公平公正的选人用人环境,2010年,他组织制定了《面试工作人员守则》《面试应试人员守则》等7项环环相扣的规章制度,在全省率先构建了“面试评委持证上岗、考务人员每天轮换、评委分组随机产生、考生考号考室抽签确定、纪检监察全程监督、考生成绩当天发布、面试过程向媒体开放”的“七位一体”面试工作机制,被全省推广应用。

      他分管人事考试工作达10年之久,星期六、星期天有考试安排时,他总是第一个到场,最后一个离场,几乎牺牲了所有的周末和陪伴家人的时间。经他组织的人事考试达25万人次,涉及50万科次,从没有出现过失密泄密、延考漏考、试卷丢失等意外情况,并始终保持着安全无事故的纪录。

      在他分管信息化建设期间,为了推广应用加载金融功能的社保卡,让广大参保对象享受到智慧人社服务,他耗时近1个月,牵头制作了图文并茂、动漫解说的社保卡宣传片,对社保卡的功能进行全方位介绍,让广大群众充分了解社保卡“一卡多用、一卡通用”的综合功能和“记录一生、服务一生、保障一生”的便民措施。在制卡发卡阶段,他创造性地提出人社部门统筹、合作银行承办、统一制卡标准、分片分区发行的工作思路。

      2017年,我市被人社部确定为“全国社保卡综合运用示范城市”。目前,全市有310多万参保群众正享受着社保卡带来的便利。而带给他们便利的“幕后人”,已悄然离开这个世界,离开了他挚爱的父老乡亲。

      1964年,田渊出生在四川渠县的一个农村教师家庭,1982年毕业于四川绵阳农业专科学校。步入社会工作的第一站在原达县地区白沙区,先后历任白沙工农区白沙人民公社财粮干事、副乡长、白沙工农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秘书科科长,随后担任原达县地区万源市委办公室信息科科长。

      而立之年,田渊同志服从组织安排,背井离乡,只身前往巴中,支持革命老区、新成立地区的建设发展,先后担任中共巴中地委党校办公室副主任,巴中地(市)委组织部党员管理科、研究室、信息科、干部三科、干部二科、组织科等多个科(室)科长(主任)、副县级组织员。

      在人社局担任副局长期间,田渊不是没有权力,但他却总说:“我现在虽然有点小权,但不是给自己用的,是用来给百姓做事的。”

      田家四兄妹中,田渊是老大,三个妹妹全靠打工为生,一个都没有受到过他的“恩惠”。二妹夫曾找到田渊,希望他能解决下二妹的工作:“哥,你看你现在都是副局长了,给你妹妹安排个岗位应该没问题吧?”他说:“有考试你们就去,靠自己的真本事,我是不会帮你们说情的。”

      就连自己的女儿他也是一概不帮。2010年,女儿大学毕业,在妈妈的鼓励下,参加公务员考试。“当时考的一个乡镇岗位,笔试考了第二名,顺利进入了面试。”妻子肖敏回忆说,而田渊正是面试官之一。田渊得知后,主动回避,未向任何人打招呼。女儿面试虽然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,但仍因总分一分之差与职位失之交臂。后来女儿再次努力,考进了成都金融系统。

      田渊身处人社系统,全市选人用人、公务员考试考核很多重要信息都从这里出炉。来打探情况的有之,来说情照顾的有之,而田渊从来守口如瓶,也不怕得罪人。肖敏回忆,“后来,亲戚朋友电话也不敢给他打、也不上门了,因为都晓得,来找他也是白找。”

      一边是亲情、友情,一边是权力、责任,放在天平上称一称,在田渊的心中只有一个准星,那就是政策和法律。“公道正派不能讲在嘴上、挂在墙上、写在纸上,而是要落到实际行动上。”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    从公务员招考到干部职务任免,从表彰奖励到人事调配,从年度考核到教育培训,每项工作都涉及干部切身利益。田渊从来都坚持原则至上,依政策按规定办事,决不搞特殊。他常说:“人社工作政策性强,项项都关乎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,必须坚守原则,否则会弄巧成拙,把好事办坏,影响社会稳定。”

      2010年前后,是参照公务员法管理单位人员集中登记时间,一些单位工作人员虽参加全省统一的考试,但因编制单位限额无法登记,有的同志不理解,多存埋怨,但田渊晓之以理,牢牢把握住人事政策关。还有人上门求情走后门,都被他拒之门外。

      公务员在职培训学习是提升素质的必修课,也是年度考核评优的前提条件,一些单位因宣传不到位,个别同志不重视未参加网络科目培训,在年度考核评优报送审签时,被田渊毫不留情地拉了下来,仅2015年,市级机关公务员因未参加规定科目而被取消评优资格的就有18人(次)。

      “人社干部必须守住人事政策的底线,绝不能拿权力做交易。”这是田渊进入人社系统后许下的庄严承诺。在人社局工作15年,田渊始终严于律己,心有所畏、言有所戒、行有所止,手中的权力,一尘不染。从公告的起草发布到考务方案的制订,从具体考务人员的安排到每个环节的把控,田渊都亲自操作,严格规范操作规程,有效防范了各种不良情况的发生,用实际行动践行着最初的誓言。

      走进田渊的家,墙面斑驳,沙发破旧。环顾这个家,连几件像样的电器也没有,客厅里至今还摆放着他20年前亲手打制的电视柜,这也是他引以为豪的家具。

      妻子肖敏说:“他从来舍不得买衣服,一条裤子边都磨破了还舍不得扔,总是说‘缝一下边还能穿’,皮鞋都是烂得不能再补才换。”

      2013年,在女儿田雪秋的婚礼上,田渊照例穿着一件旧衬衣,衣领磨破的线头都露了出来。幺妹田秀丽看到后,狠狠地批评他:“哥,你看你这衣服哦,都不能再穿了,今天你女儿大喜的日子,你就不能穿件新衣服吗?”后来,田秀丽硬是拉着他去买了一件新衬衣。

      “说不生气是假的,每天上班走得比别人早,下班回来得比别人晚,周末和节假日永远在加班,好不容易在家里能坐上一会儿,却也总是拿着电脑、手机在查文件、看资料。”肖敏抹了一把泪:“有一天,我说了一句气话‘你这么拼命,迟早要倒在工作岗位上’,没想到田渊却说‘就算是那样,我也心甘情愿’。”

      “他从小就学习好,人很聪明,做梦都没想到他会比我先走。”田渊的母亲今年81岁了,儿子是他最大的骄傲,白发人送黑发人,谁也不知道老人承受了多大的痛苦。

      谈话中,老人颤颤巍巍地起来,从卧室里拿出一张照片。2017年国庆长假,田渊带着母亲去成都玩,在地铁上,妹妹田秀丽拿出手机趁大家不注意,留下了这一珍贵的时刻。

      照片上,田渊和两个妹妹依偎在老人身边,外孙女在怀里调皮地做了个“剪刀手”,一家人笑得很开心。没想到,这竟成为老人与儿子最后一张合影。

      老母亲是田渊这辈子最牵挂的人。父亲去世前一个月,一直在住院,因为工作繁忙,田渊无法在病床前侍奉尽孝,成为他心中的一大遗憾。

      世间最大的悲痛之一莫过于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。对于母亲,他不想重蹈这样的覆辙。惜时如金的他从来不在单位食堂吃饭,无论多忙,他都要回家陪母亲吃饭,一有空便带着母亲一起买菜、散步。可他还是没能陪母亲走到最后。

      田渊去世后,妻子肖敏到他办公室整理遗物,整理出了一大箱笔记本。“50多本笔记本,密密麻麻地记满了他的工作轨迹。”肖敏看着这些笔记本,仿佛看见丈夫忘我的工作状态:废寝忘食,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。

      在田渊的抽屉里,她找到了一张皱巴巴的简历,简单记录了丈夫生前的学习情况和工作履历。肖敏将其视为珍宝,“他这一生,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,这张纸,就好像是他这一生的总结:简单而又丰富。”

      最后,肖敏从办公室里什么都没带走,唯独这张简历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丈夫去世,无异于家庭的脊梁骨塌了。“之前他虽然回来得很晚,但我知道每天会有一个人要回来,可现在再也等不到他回来了。”

      2014年,外孙女小静的出生给田渊一家带来了无尽的欢乐。田渊对这个小生命更是呵护有加,洗澡、换尿布、喂奶粉……乐此不疲。四岁的小静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外爷去了哪里,外婆告诉她“外爷去了天上”。“天上很远吗?外爷什么时候回来?”看着小静渴望的眼神,肖敏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她,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。

      聪明的小静似乎明白了,她拿出口风琴,站在阳台上,一曲《雪绒花》缓缓吹出。望着天空,小静大声地说:“外爷,我给您吹的曲子,您听到了吗?”(记者 袁静)

    来顶一下
    推荐资讯
    相关文章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